官方微博
引智中国官方微信

字体:


      朱棣文到底有多牛?39岁成为斯坦福大学第一位华裔教授;49岁因发明了“激光冷却和俘获原子的方法”获诺贝尔物理学奖;56岁被任命为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主任,60岁获得奥巴马总统提名出任美国第12任能源部长,到2013年卸任,是能源部成立以来任期最长的部长……
      从实验室到政坛,朱棣文把每一步都做到极致:搞科研,就做到诺贝尔奖;跨界政坛,就掌管每年预算达270亿美元、拥有雇员2万多人的美政府核心部门能源部。朱棣文演绎了既有深度、又有广度的“彪悍人生”。
2016年1月,朱棣文赴京参加政府工作报告外国专家建言会,我刊有幸采访到这位传奇人物,听他从跨界政坛的经历谈到对能源、教育等问题的思考。

“盖帽”堵油,巧破危机

      2010年4月20日,一阵巨响和熊熊火光打破了墨西哥湾的宁静。正在为英国石油公司(BP)工作的“深水地平线”石油钻井平台突然爆炸并引发大火,随后沉入墨西哥湾。海底油井受损,原油不断从海底泄漏,漏油量从一开始每天5000桶,上升到2.5万至3万桶,演变成美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原油泄漏灾难。
      巨额损失、渔业受创、湿地海滩被毁,新闻图片中沾满油污的海鸟无助的眼神令人触目惊心,阻止泄漏,迫在眉睫。圈油焚烧、安装“金钟罩”、插入吸油管、顶部压井、“垃圾弹”封堵,千奇百怪的方法轮番上阵,可不是收效甚微,就是无果而终。
      这时,奥巴马想到了他的能源部长朱棣文,或许这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能另辟蹊径。朱棣文回忆道:“实际上这不是能源部的管辖范畴,而是国土安全局和海岸警卫队在牵头处理。总统找到我,并不是让我以一个政府官员的角色去‘指挥’,而是出于对我科学家这个身份的信心,希望我能用科学的建议去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很快,朱棣文找到包括桑迪亚国家实验室主任汤姆·亨特(Tom Hunter)在内的几位顶尖科学家,组成“全明星”阵容的专家小组奔赴原油泄漏现场。小组成员都有过硬的科研背景,也不乏大型工程经验。“我们奔赴现场,与BP的工程师坐下来,一起‘头脑风暴’,研究解决方案。”
      在拿出具体的“止漏”方案之前,朱棣文首先想到的问题是,现在无法看清海底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到以前在物理实验中接触到的高能伽马射线。它可以穿透千米深海以下受损设备的铁皮,把真实情况呈现出来,看看泄漏到底有多糟糕,检查油井防喷器、泄阀门的情况。一开始BP的人并不理会我的建议,但一周后,他们又承认,我是正确的。”
      一开始,BP公司的态度并不明朗,这也给朱棣文的团队带来一些困难。“出于法律诉讼的考虑,律师们建议BP的员工不要给我们透露过多的信息。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我们不是要去调查、问责,而是去解决问题,阻止泄漏。”
      朱棣文和同伴一边设法阻止BP采取不明智的行动,使情况更糟,一边提出新的方案——“盖帽法”:将漏油处受损的油管剪断、盖上防堵装置,防堵装置与油管相连,可以把漏出的石油和天然气吸至油管内,再将原油送至海面上的油轮。新计划在5日内收集了10500桶原油,有效阻止了绝大部分泄漏。朱棣文提到,泄漏缓解后,BP的态度发生了明显转变:“他们很欣赏我们的做法,也把我们视为同事,和我们共享了很多信息。”
      2013年年初,朱棣文宣布卸任能源部部长后,奥巴马总统特别感谢朱棣文在这次原油泄漏危机中的贡献:“当别人都束手无策时,是朱棣文另辟蹊径,用‘盖帽堵油’的办法解决了危机。”

爱上清洁能源

      美国著名的时政幽默讽刺杂志《洋葱》在朱棣文辞去能源部长一职后发布了这样一则“桃色新闻”:记者竟然拍到朱棣文与一块太阳能电池板“同床共枕”的画面!
      正因为朱棣文是国民公认的“清洁能源狂人”,《洋葱》杂志才能如此调侃。朱棣文一直在为发展清洁能源大声疾呼,在他任职期间,美国可再生能源的份额翻了一番。
      面对《洋葱》的调侃,朱棣文在Facebook主页上幽默回应:“对于《洋葱》杂志控诉我与太阳能电池板的‘绯闻’,我不发表评论。但清洁的太阳能正变得越来越便宜,也为美国创造了更多就业机会,我想很多美国人会像我一样爱上太阳能!”
      “这些年来,可再生能源价格显著下降,在美国及其他一些国家,风能和太阳能的价格已经接近煤炭、天然气了。” 朱棣文介绍,清洁能源正在“飞入寻常百姓家”,“美国所有发电形式中最便宜的是天然气,价格是每百万英制热量单位(Btu)4美元,现在风能除去补贴差不多也就是这个价。”
      随着可再生能源和电能储能价格下降,要充分发挥低成本能源的优势就需要铺设更长的输电线路。朱棣文补充:“在德国,总发电量中有30%来自可再生能源,其中大多是风能和太阳能。德国用北部强劲的风能发电,然后输送到南部重工业区。中国的‘南电北送’‘西电东送’工程也将南部、西部的水电、核电、风电送往华北、华东。”
      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占全球40%以上的中美两国都提出了雄心勃勃的清洁能源战略:中国提出到2030年把可再生能源比重提高到三分之一,美国加州政府提出到2050年减少80%的碳排放。早在2009年,时任能源部长的朱棣文就想到了,发展清洁能源技术,中美两国必须携起手来。“这对两国来说是一项双赢的事业!”
      在中国科技部、国家能源局和美国能源部的共同努力下,中美清洁能源联合研究中心(CERC)于2009年7月15日成立,在清洁煤、清洁能源汽车和建筑节能等三个优先领域开展产学研联盟的合作研发。
      朱棣文种下的这颗种子生根发芽,2014年,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共同宣布,将投入至少2亿美元继续支持研究中心二期合作(2016年至2 0 2 0 年),并增加“能源与水”作为新的合作领域。

无须“谈核色变”

      30年前切尔诺贝利的阴云还挥之不去,5年前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危机又勾起了人们对核泄漏的恐惧。面对此起彼伏的反核运动,朱棣文仍坚持,核是能源布局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也许到本世纪中叶,清洁能源的份额能提高到50%,但我们也必须要有备用能源。风能、太阳能固然清洁、安全,但它们无法100%保证供给,因为很多时候不出太阳,也不刮风。我认为核能与改进后更清洁的化石能源能够充当备用能源。”
虽然不少人“谈核色变”,但朱棣文认为,与煤炭、天然气、甚至石油相比,核也并非洪水猛兽。
      “其实核并不比其他化石燃料更危险。有研究表明,煤炭每单位发电量的致死率是核同样单位发电量的4000倍,甚至更高。煤炭、石油、天然气都比核电危险得多,想想世界上有多少煤矿、油田吧。就拿煤炭来说,煤矿数量众多,矿难频发,废料、废气带来的氧化氮、酸雨、颗粒物污染严重危害人们健康。现在雾霾严重,很多小孩患上哮喘,化石燃料是罪魁祸首。而回顾过去的50年,世界上只发生切尔诺贝利这一起大规模伤亡核难。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泄漏后,我们本以为至少有十几二十人会因辐射患病而死,但实际上5年过去了,还没有人真正因此死亡。”
      “核安全的可控性更高,”朱棣文认为现在有更完备的核安保手段能将核泄漏“扼杀在摇篮里”,“ 新一代的核反应堆设计得更加安全,同时我们还要对核电站的技术人员进行更专业、更全面的培训。”
      一旦发生险情,核电站的工作人员处在一线,只有他们能以最快速度做出反应。朱棣文用飞行员训练进行类比。“一名飞行员每年会在模拟器上训练一到两次,模拟各种罕见的极端情况。虽然在真实飞行中这些危机可能几十年都不会发生,但通过训练飞行员就具备了应对危机的能力。培训核电站的技术人员也是同样的道理。每一起核安全事故都或多或少有操作不当的‘人祸’因素。比如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在辐射刚泄漏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应该放一层薄薄的土层,把污染物清理掉,这样过几年后当地居民还可以回家。不要等到两年以后才行动,那样污染物就已经渗到土壤里面去了。”

“中国应该有更多的诺奖得主”

      诺贝尔领奖台曾迎接了不止一位华裔获奖者:李政道、杨振宁、丁肇中……2015年10月,这里终于等到了第一位中国本土诺贝尔科学奖项获奖人:屠呦呦。
      “屠呦呦是中国的骄傲,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科学家,”当被问及这个热门话题时,199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朱棣文说,“她的成果源于一项有明确目标、调动全国力量的大型科研项目,这种模式的确与大多数的诺奖不同。很多诺奖的研究动力都是为了满足求知欲、好奇心,即使没有直接的应用前景也会全力以赴。”
      朱棣文认为,中国人应该获得更多的诺贝尔奖,关键在于转变年轻人的思维。
      “中国学生擅长记忆、考试、做题。”曾带过不少留美中国研究生、博士生的朱棣文解释,“他们的思维总停留在‘这个问题可以用公式吗?用什么公式?’而美国在大学、研究生教育阶段,就是深入问题根本,思考‘为什么’,不是用数学公式解释一切,数学推导过程在书本里就有。基础理论、重大发明都始于灵感片段,脑海中的图像。”
      朱棣文的得意门生庄小威在美学习期间就完成了思维模式的转变。“她很聪明,在我的引导下‘学’会创造性思考,也能很快速进入新的研究领域。包括小威在内的一些中国学生都对我说,你改变了我的人生,从前我不懂得从那样的角度思考问题!”
      在朱棣文看来,上世纪40年代求学于清华的父母亲所体验的那种“百家争鸣”的学术氛围能够培养更多的顶尖人才:“学术圈应该把更多机会留给年轻人。如果六七十岁的学术权威还继续在论文上署名,就会阻碍年轻人的创新。现在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一点,‘青年千人计划’之类的政策就是很好的尝试。”

警惕“被间谍”

      去年,美国天普大学华裔教授、世界知名超导专家郗小星含冤 “被间谍”一案刺痛了许多美国华裔科学家的神经。一些华裔科学家甚至不敢轻易与中国企业合作。“查实案情后,政府应该尊重事实,向当事人道歉。”朱棣文提到,在涉及到外籍科学家时,美国没少犯这样的错误,“我常读到这样的故事,一个无辜的人由于他和有罪的人或机构的关系而获罪。比如我的朋友是间谍,但我不知情,也没有给过任何信息,那不能判定我也是间谍。”
      那么,中国企业在开展对美科研合作的过程中,应该如何避免这样的“误伤”?“我想中国要提高知识产权意识。在能源部和贝尔实验室工作的时候,我时常要指导人们做项目,他们跟我沟通的内容都是秘密,我不能把别人的最新想法告诉他人,特别是关系到钱的时候,除非当事人愿意公开。在斯坦福,有时我发现几个人都在做类似的课题,我会建议大家开个会互通有无,对每个人的研究都有帮助。这种信息公开是正常、合理的。但不想交换信息,只想从别人那里获取信息就违法了。”

“诺奖级大厨”爱生活

      在媒体和民众眼里,朱棣文是一位非典型的科学家,更是一位非典型的政府要员。他常常不经意展现“美式幽默”,他会用facebook和《洋葱》杂志调侃,也会上美国幽默访谈节目《囧司徒每日秀》。有人说,朱棣文颠覆了科学家给人的刻板印象,他活泼开朗,有人情味儿,充满魅力,既有西方人的率真、幽默,也有东方人的谦虚、含蓄。
      朱棣文同时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厨艺爱好者,朋友戏称他为“诺贝尔奖级大厨”。当问及家人爱吃他的中餐还是西餐时,朱棣文笑着说:“我夫人没我那么喜欢中餐,因为她说我每次做中餐她都会吃得太撑!”
       爱运动是朱棣文的另一个标签。人们常在斯坦福校园里看到他骑着竞赛自行车在办公楼之间穿梭。在担任能源部长后,他还是用自行车通勤,从家里骑到能源部大楼,他甚至不坐电梯,每天爬到七楼的办公室。“以前我也经常打网球,但是现在膝盖不好了,得减少次数。我现在还是经常骑自行车骑行,至少每周一次,但我希望每周至少能有两三次。”说起运动,朱棣文也提到,现在中国的运动爱好者越来越多,但严重的雾霾让人们无法在户外运动。对于雾霾治理,他也提出了一些小建议:“我认为首先要研发小颗粒污染物过滤技术。同时建立远程监管系统,随时监管排污工厂是否随时启用了污染物过滤设备。”

(转载自:《国际人才交流》 2016年第4期 作者:左娜)

责任编辑:王泱

 



国家外国专家局领导
局   长:张建国   局长致辞
副局长:陆  明   周长奎
              夏鸣九   尹成基

欢迎提供宝贵信息



电话:86-10-68948899 传真:86-10-68940923 邮编:100873 地址:北京中关村南大街一号5号楼
网站管理:国家外国专家局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国家外国专家局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外国专家局 ICP备案序号:京ICP备17022585号